32个工人阶级兄弟

下午的职工大会,一如既往的昏昏欲睡中,却被XXX工人阶级论调吸引,点燃了湮没好久的工人阶级当家作主之兴趣,竟然瞌睡也没了,看来革命的思想倒真的可以拿来当风油精来用了。

虽然领导在台上口口声声的要把俺拉入工人阶级的阵营,但是俺对自己是否真的属于工人阶级的一员倒是有几分怀疑了,起码我是不能当家作主的,也不能吃点草就能挤出牛奶来,这样强拉硬拽的拉我入伙,我是不敢的,所以只能在稀疏的收尾掌声中打几声哈欠来附和下吧。

不甘于沦落为工人阶级不知是庆幸还是悲哀,除去已经坐上领导宝座的分子,工人阶级恐怕是目前中国最值得同情的人了,起码不像农民兄弟那样能守着一亩三分的薄田,要知道在城市里可都是吃人的野兽。

铁岭的32位工人阶级兄弟用自己的血肉熔成了一块价值864万的铁饼,网上看了那张惨绝人寰的图片,特此纪念,顺路蹉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