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顺路

上周末仍旧去图书城看了半天书,大门口一个头发染得金黄金黄的少年作家正在摆POSE,无数少女在台下呼喊尖叫,场面相当的火爆,本想凑到前面看看售的是何等文字,但是排队的长龙太恐怖,也觉得硬生生夹在十多岁的女孩子里面有些不伦不类,也就放弃了,当然,主要是思想顽固,觉得文字这东西总得需要时间来洗刷几番才够味道,就像冬天里腌的咸菜。

看了半天书也不好意思空手出来,捡了本王小波同志的精神家园。他的文字在台湾得过很多奖,但是在大陆却很低调,除了三联生活周刊是个常客,当然这和他犀利的文字相关。现在也很少有人的杂文能像他这样的自然、舒展、痛快和真实,你可以感受到痛苦但是绝对听不到呻吟,你可以感受到唾沫星子但是绝对闻不到铜臭味儿。

书这东西读起来很怪,有的书你可以读得飞快,有的书你却只能一点点的啃。前些日子买的一套脂批红楼就死活读不快,每天中午翻半个回目就翻不下去了,不是不能翻快,而是感觉大脑的CPU处理不过来,有些味儿还没品过来,现在就把它当做每天中午必服的口服液,每天就那一小瓶,也不打算什么日子看完了,慢慢来吧。

刚读了王小波同志一句话,对人来说,刀山火海油锅都不算严酷,最严酷的是寒冰地狱,把人冻在那里一动不动。我想,这也许就是那么多人奋不顾身跳油锅的缘故吧。

读书 顺路》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