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两三事

很难得的一路畅通回来,热上一锅肉汤,炒上一盘小菜,温上一杯二锅头,很小资般惬意的愉悦了自己一把。在网上不知不觉逛到了深更半夜,忽然觉得最近一些有趣和伤感的事情值得记录下来了。

第一件事儿是东莞宣布2008年1月1日之后全市禁止养猪了,东莞市市长李毓全称,东莞现有75万头生猪带来的污染排放量,相当于450万人口的污染排放量,要新建一座日处理132万吨的污水处理厂,才能有效净化处理。

正好有些朋友在东莞工作,依稀记得那儿的色情业是很发达的,没想到养猪业也挺繁荣,以致达到了污染环境的效果了。虽然俺不是动物专家,但我想猪的污染能力无非是来自两个方面,其一是哼哼唧唧吐出来的二氧化碳,其二是消化之后的排泄物,也就是猪粪。关于前者我想可能是其排气量太大,影响了东莞居民的氧气占有量,但是后者我倒是有点纳闷,记得小时候假期去农村的时候,猪粪倒是很好的润田肥料,这不正是生态链上的有机养料么。

依稀记得明朝的正德皇帝也成禁过养猪,不过那是因为猪的名字不好,冲撞了别人皇帝的姓氏,莫非市长家的菜地被猪啃了?如今市长们拿起套着环保的刀子就断了老百姓桌上的肉肴,恩,我真有点同情东莞的同志们肠胃,反正我是三天不吃猪肉就心里慌的。我想,与其禁猪倒不如先治理下红灯区,也许那儿的污染比猪大粪更要命,再说现在猪肉正一个劲儿涨价呢,如此禁猪岂不是政府领头搞哄抬物价,和谐啊。。。

第二件事让人颇有些争议,色戒竟然得了金马奖,记得前些日子还在争论李安是否有美化汉奸之嫌的。前些天有朋友送了一摞电影院的兑换卷,正逢色戒开禁让我去看看。本来俺本来在维护一个电影的FTP,TC版的早已尝鲜,二来也拉不下脸皮找人看这部色情电影,也就罢了。

是否美化汉奸,这个我但是看不出来,政治俺是弱项,但是其情节倒是觉得一般般而已,一如既往的李安元素,旧上海、阴冷、旗袍、梁朝伟,只是这回多了一个色。因为我是看的未删减的TC版,这么长时间赤裸近镜头的电影和三级片无异,依靠性来作为一部片子的主要感官元素,不知道是我农民了还是这世界变化太快,也许是李安江郎才尽或是老年更年期来了小宇宙爆发。

我想,张曼玉同志是不敢和梁朝伟这么拍的,也许只有汤唯可以。近年来所谓名导的片子让人如鲠在喉,还是继续关注我的小电影去吧。。。

第三件事情倒是有些伤感,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教授余虹(blog:http://blog.voc.com.cn/sp1/yuhong/)跳楼自杀了。怀其伤感者有之,怒其软弱文有之,虽然与我有些高不可攀,不了解也无从所评,但是记得去年看《读书》中他的一篇关于《三峡好人》的讨论文章,观点和深度是很让人钦佩的,当时也产生了许多认同。如今想来,如此一个有温度和层次的人,选择这样的方式去一个冰冷的世界,颇有些唏嘘。

今晚认真的去他的blog看了他的几十篇帖子,那种文学学者的气息更觉浓郁,更加的觉得不可理解。。其实人都是无比脆弱的,在某些时刻可能更加脆弱。。。摘了一些最后2遍blog的文字,安静、纯粹。。

这些年不断听到有人自杀的消息,而且大多为女性。听到这些消息,我总是沉默而难以认同那些是是非非的议论。事实上,一个人选择自杀一定有他或她之大不幸的根由,他人哪里知道?更何况拒绝一种生活也是一个人的尊严与勇气的表示,至少是一种消极的表示,它比那些蝇营狗苟的生命更像人的生命。像一个人样地活着太不容易了,我们每个人只要还有一点人气都会有一些难以跨过的人生关口和度日如年的时刻,也总会有一些轻生放弃的念头,正因为如此,才有人说自杀不易,活着更难,当然不是苟且偷生的那种活。

如何过一种不如意的生活?是高漂在事事如意的幻想中,还是切实面对不如意的现实?是牢骚满腹地抱怨命运,还是心平气和地承担命运?是在不如意的生活中沉沦,还是在一种精神超越中自持?

也许英雄的时代早就过去了,也许从来就没有什么纯粹的英雄,日常生活的重负与担当落在每一个人的身上,那些像石璞一样举重若轻的人让生命看到了希望。

所谓二三事,皆是身外事,酒后眼饧耳热,权当点滴流水账,罢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