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自己

1996年秋天的一个夜晚,我仍然记得那天的星星如花儿般璀璨,贪了几杯的我和一个女孩走在学校寂静的小路上,我知道如果没有酒精的催化我不会对她说这样话,因为我知道自己的隐忍和懦弱。。。手心的汗越来越多,我知道自己的脸色也是分外的红,我转身凝视着她的眼,凝视着她那张平时我不敢对视的脸,轻轻的说了一句“我可以牵你的手吗”。
如初恋般清纯和脆弱,如初恋般刻骨铭心和不顾一切,人生如初恋的感觉能有几回,被雨打风吹过的千疮百孔还能保留几分这种纯真。10年,一直通过若有若无的渠道打听她的近况,一直用时间和自我折磨来打消她在我脑中出现的次数,仅仅的几次见面机会仍然用那种面无表情的外表来麻痹她和我自己,而事后我一定会折磨自己来发泄自己的痛楚。
泪留了,心碎了,我仍然在自我煎熬,让自己的痛楚多些才能让自己的思恋少些,我也曾经唾弃过自己,为什么这么脆弱。在现实环境的抉择下,我无法抵挡内心的束缚去开放自己的内心对她表达,我有时真的很痛恨我自己的。
10年了,当她的音容相貌真实的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仍然哑口无言,我仍然用冷漠来伪装自己火一般的煎熬。用眼角来注意她的一时一刻,用转身来躲开她投过来的一丝丝目光,用表皮的那残留的一点点运动掩饰住自己内心的冲动。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我仍然用麻木不仁来面对你转身过来的笑脸,随着逐渐逝的身影,我知道我仍然要把这份温情脉脉的心埋藏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