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寒气如雾,雪落路无痕

年终会封闭了三天,从闷热干燥的宾馆回来忽然发现厨房的下水道给冻住了,物业维修的来收拾了半天还是无法搞定,看来天气不转暖和点这生火吃饭的事儿恐怕得消停一段日子了,还好卫生间的比较畅通,五谷轮回和沐浴净身的活儿还不太影响,幸甚。

今天顺着单位的车沿着湖边回来,偌大的东湖也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冰,前面的车一瓢瓢的撒着盐,地上的雪块敲打着底盘噗噗作响,这时的景色倒是有点梦幻的感觉。天气还是没有缓和的意思,记事这么多年来好像都没有如此长时间的雪冻天气了,这情形倒是有点像《后天》和戈尔的《难以忽视的真相》中描述的情景。

当文明进步到越来越信息化和自动化,越来越依赖水电煤气和工具的时候,社会也变得越来越脆弱。大自然的稍许异常变化让人们寸步难行。火车站汽车站拥挤的候车人群,高速公路上停滞的车流,一切都在考验着社会的容灾和控制能力。

如果这样的异常天气再继续一两个星期,后天会不会真的来临,我们准备好了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