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赫兰大道》游离在梦与现实之间


大卫林奇的片子一直都很拗口,《穆赫兰大道》恐怕是我看过最晦涩难懂的片子了。仔细的跟着画面看过一遍之后仍然云山雾罩般的不知身在何方,到网上看了一些剧情分析之后基本有了大致的脉络,知道了我们需要将梦境和现实分割开来,但是什么是梦境,什么又是现实呢?哪里是开始,哪儿又是结束呢?
这是一部关于噩梦的电影,一个个似隐似藏的片段出没在梦与现实之间。如果由忌生恨最后饮弹自杀是现实的话,那么影片开头那些离奇的遭遇就是噩梦;如果两个女人的探寻是真,那么黑色幽默般的剧情变化也是就是噩梦。我无法去描述这电影的剧情发展,因为各个游离在梦与现实之间的片段之间本身就是互为因果相互关联,你可以把这一部分当作开始,你也可以把那一部分作为结束,而是梦境还是现实取决于观众自己。
细细想来很佩服导演的功力,也许他也无法解释真实的剧情,也许这也只是一场似梦似醒的梦之发现过程,但是他留给观众的却是可以自我抉择的剧情选择。这和其他影片不同,它要表现的并不是一种信仰道德或者精神意识方面的引导,而是一种方式的展现,通过这种情节构造来展现梦和现实。这好比独孤九剑,不需要你练几十年的内功,而在乎剑招的领悟,而且九剑足以破天下之剑,呵呵,忽然想起了华山派大堂牌匾的几个大字,“以气御剑”,真扯蛋。
弗洛伊德说梦是被压抑的欲望加上伪装起来的满足,经过修饰的愿望在梦中通过某种隐喻实现满足,也许我们可以用各种解析来推证这种梦与现实感官的因果关系。但是,回到开始,什么是梦境,什么又是现实呢?哪里是开始,哪儿又是结束呢?
呵呵,不再想了,再想我怕今晚又要失眠了,还是期望能有一个安稳的无梦之觉吧,象一头无畏的猪那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