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得痛彻因为爱得深沉

柏杨走了,88岁算是高寿了,对于经历了大半个动荡的20世纪的一位知识分子而言,也算善终善了,但是他留下来的锋利文字却没有终了,起码对于我是愿意继续读下去的。
其实最早读柏杨的书还是高中那会儿的《丑陋的中国人》,当然,那时的年代肯定是禁书,但好书自有流通的渠道,正如现在的互联网上,不管奶妈照看得如何严密但终究难不倒众人的你传我递。怒骂的文章如同泣血的剑割裂着年轻人活跃的神经,仍然记得大声宣读某些选段文字的激昂神态,仿佛与年轻时那种藐视一切的张狂一拍即合般,恨得痛楚骂得畅快,其实是爱得太深。
今年过年的时候草草的翻了一遍《中国人史纲》,和正史描述不同它有许多自己的观点和评述,抛开个人观点的对错与否,他对大中国的憧憬和分裂苦难的愤怒溢于言表,很难想象这是一部9年监狱的作品,在铁笼和围墙里面保持对历史的认知和未来的向往,并年复一年的持之以恒,也许这是一种另类的打发无聊囚笼生活的文化方式,但这种坚持让我很敬仰。所以今天晚上又摆上了床头准备再细读一遍,读书有时候不仅是读书里的文字,有时也需要读读著书的人。
铮似柏 著史纲丹青炳焕
直如杨 砸酱缸金石铿锵
第一次发现楚天都市报的专版标题能写得如此好,看惯了斜风细柳花丛锦簇,看惯了溪水潺潺山鸣鸟啼,却发现北风黄沙里松柏白杨的风景如此让人敬仰。
爱之深,痛之彻,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柏杨走了,风骨仍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