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无题

无题

四更惊梦,心犹悸,辗转无眠,都说太虚隐红尘。卷帘推窗,风雨斜,点滴落叶,栀子花香暗入鼻。
星月不现黑作底,寂缪薄云似可见,已入初夏,却现严冬,叹不在山野孤潭,卧席来添灯开卷。

又失眠,又失眠得如此清醒,又不想浪费这难得的清醒。所以就开机来码些字。幸好这几日该准备得事情也都准备得差不多了,不管他明日点卯,且就我自然梦醒,唯一庆幸的是没有蚊兄骚扰,安心看看书催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