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些酸

舅舅在昆明搞了栋house,老早就让爸爸妈妈去住些日子,老人们都不太愿意出远门就一直拖着,这次在电话里劝了半天终于决定去玩玩。那个年代的人不像我们乐意到处蹦达,安于在一处熟悉的地方安安稳稳的过舒服日子,这几千里的距离在他们看来却是非常遥远的。

这恐怕是他们有生最远的一次旅行了,在电话里他们一再叮嘱让我帮他们买个硬卧,本打算瞒着让他们第一次坐下飞机,但是身份证又拿不到,只好买了两张软卧,晚上送他们上车骗他们说这是单位打折的。看着他们仍然提着好多年前那些破旧口袋,想要买两口皮箱却是死活不让,只好买了些车上需要的零食塞给他们。

火车发车比较晚,武昌站仍然乱七八糟,送完回到家里已经十一点多了,打开鞋柜却发现里面一叠钱,数了数正好是车票钱,呆了半响心里酸楚万分。这么多年很少为他们做些什么买些什么,相反更多是他们在操心我的一切,我也明白他们的需求和愿望十分简单,所做的一切无非是一生平安和幸福,但是却不愿意花费你一分的付出,唉。。。

和舅舅打了电话让他们回来的时候安排一次飞机新鲜下,也希望他们能够多在昆明玩些日子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