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金香与西伯利亚寒流

好久没有熬夜看球了,在单位值了一天班,按照计划晚上和同事对十几台服务器内存做了一下升级,还有原先的mysql集群的问题也一并解决了,还是干到了快一点钟,实在受不了办公室里的蚊子和破沙发,深更半夜打车回家已经快两点了。冲了凉还有点亢奋,索性就不睡了,打了会儿游戏挨到两点办看欧洲杯,当然一个原因就是有我比较喜欢的荷兰队。

初中时意气风发的巴斯滕已经是荷兰队的主帅,而对面那帮看起来带着稚气的俄罗斯小子们的正是以前荷兰队的主帅希丁克。荷兰队的球一直很好看,可能时它与功利足球一直以来的鲜明对比,也可能是他一直遭到功利足球的谋杀而更让人同情,这次也没有例外,只是杀手换成了俄罗斯,当然还有无比熟悉他的荷兰人希丁克。

当荷兰人带着小组赛三战三胜九个进球进入第二轮的时候,恐怕他们是没有把跌跌撞撞的俄罗斯小伙子放在眼里的,但是却忘记了希丁克无比了解他们的节奏和弱点,当他们曾经水银泻地般的中场被俄罗斯人逼抢得举步为艰焦急万分的时候,不稳定的后防却一再出现漏洞,这恐怕就是希丁克开始就设计好的圈套。

当终场前范尼抓住那唯一的机会顶进扳平的一球时,已经4点多了,本以为经过休息的荷兰人会更加投入的运转,但是无力的双腿已经透露的危险的信号,被连灌两球之后,眼睛里流露的只有茫然和无助,也许在场的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巴斯滕坐下了,而希丁克跳了起来,也许这时人们还会记得希丁克带着韩国队走进世界杯四强得奇迹来。融合东欧的精确脚法和韩国人的舍命狂奔,希丁克训练的俄罗斯如龟壳般的严密,出手却象手术刀般的精确,以弱胜强的经典套路。

荷兰人回家了,阳光下鲜艳盛开的花儿绽放得总是那么短暂,而在西伯利亚寒流里生长的黑松却坚韧的活着,这是生命的各种不同意义,也是足球场上的现实,关键是你所选择的是什么,目的地还是沿途的风景。

真的不能熬夜了,白天常规醒,头疼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