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来捋一捋

起床第一件事照例开电视看新闻,液态奶的化验结果也公布了,蒙牛伊利光明赫然在目,不幸的是冰箱里躺着的那盒1kg的光明原味酸牛奶也在黑名单之中,掐指一算这个两个夏天恐怕灌了50kg的这种东西了,后两天就是体检的日子了,不知道会不会也给俺留几颗石头下来。

下午回来的时候去中百买点饮料,各种酸奶牛奶打折的牌子插了一堆,但却没一个人捡点到手上,看来每天一杯奶强壮中国人的计划算是彻底完蛋了,中国老百姓好不容易花了若干年养成喝奶的习惯也要改改了,金子般的伊利蒙牛们无一例外只能说明这是潜规则。

周末,不急,咱就再来捋一捋。

2008年5月21日下午2点17分,温州泰顺的一位普通人王远萍在天涯发了一个帖子《这种奶粉能用来救灾吗?》原因是2007年11月他在县城的超市里给家里的老人小孩买了15袋三鹿补钙奶粉,13岁的女儿每晚睡前喝一杯,第二天早晨第一注小便粘稠、呈淡黄色米汤状,还有细小颗粒沉淀,偶尔还要拉肚子;不喝奶粉小便就很清爽,一喝又浑浊起来。开始,王远萍以为买的是假货,出于责任感,他打了三鹿奶粉的服务热线,厂家叫王远萍邮寄两包原封奶粉送检。于是2008年2月25日向他信赖的奶粉业老大三鹿集团善意检举,并应对方要求寄去两袋奶粉供检验。经过再三追问,知道产品是三鹿正式出品的。检验结果涉及商业机密,不能给看。销售代表找上门来,动员退货。王远萍想知道检验结果,他想要一个说法。

他咨询了工商部门的朋友,3月27日到泰顺县工商局去投诉。王远萍希望由工商部门通过合法的程序抽样送检。但得知检验费用得由他先垫付,而且全检的费用要 上万元。三鹿的销售代表更在一边施加压力,说如果检验没问题,三鹿还将行使法律诉讼。为了几包奶粉,要花几十倍的钱去证实它,还有可能带来一审官司,王远 萍犹豫了。转眼2个月过去了。看到网上的新闻,三鹿捐赠给汶川地震灾民奶粉。王远萍的良知让他坐不住了。这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 这是关系灾民的生命。于是他学习着上网,挂上了这个帖子:“这样的奶粉能救灾吗?”毫无经验的他,把自己的电话、真实姓名全部在网上资料里显示出来。

可惜,这个帖子在当时没有被大众关注。有网友还评论这全是说得私事,硬跟救灾联系。但这篇流传不广的帖子,却惊动了三鹿集团。5月31日,他们派出三鹿集团温州地区经理钟云登门处理问题。在王远萍家里,钟云拿出了一份“确认书”,上面答应给王远萍三鹿新版儿童钙优、中老年钙优、女士钙 优、青壮年钙优各一件(市场价约2476.8元),而王远萍所需要做的是删除先前发在一些网站上的涉及三鹿奶粉质量问题的帖子,于是就有了5月31日再次上天涯要求删除自己的帖子的跟帖。

大半年的时间,他不是职业打假家,他能做的都做了,他没有操弄眼球的网络推广手段,他也没有更吸引人的表达方式,他只能这样被淹没在天涯般宽广而深厚的口水中,更无力的被淹没在大型企业工商局质检所冷漠的漩涡里。

昨天是避孕药泡大的鳝鱼甲鱼,今天是参了三聚氰胺的牛奶酸奶,我不知道明天我们的大米我们的食用油我们的蔬菜里还会发现什么,我想什么都可能,因为我什么也不敢相信了。难道只是我们的食物不可信?上海社保基金说明我们的养老保险金并不都是保险的,孙志刚说明我们的人民警察并不都是保护人民的,天门那位被打死的老总说明城管并不是管理城市的,512那些埋在废墟里的孩子说明楼房也不是牢固的。 我们还能相信么?我们还敢相信么?

在一个缺乏诚信的社会里,人们只能在自己单薄的身体周围寻求一点仅存温暖的信任,而连这都只是奢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