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说话

小时候上学的时候,我属于极不老实调皮捣蛋的那拨人,现在还记忆犹新的一句话,“xx,你的屁股怎么像陀螺一样”。我知道,那是说我上课的时候不老实,东南西北的说话来着,所以经常被拧着耳朵陈列在教室门口。我妈说我的耳朵比较大,但是也不一定知道是怎么大起来的。

我也不知道小时候咋的,人特容易兴奋,一兴奋就得找人说话,说什么现在也不记得了,只记得那说话的模样。我想这是人的通病,大概是兴奋的时候分泌了多余的肾上腺和口水,要释放释放。不过,年岁大了这种特征倒是越来越退化了,话少了,可乐的事儿少了,换句话来说是越来越像老年痴呆方面发展了。

所以,我很羡慕那些肾上腺和口水分泌很猛的人,她们是真年轻,用我们老年人的话说就是,屁大点的事儿就能谈笑风生刻把钟半个小时。而我,却只能用耳机塞住耳朵,制造些响动了,还只能听摇滚才行。我只是在想,如果现在不是在上班时间办公的地儿该多好啊,那我也敢放开吼上几嗓子。

其实,我还佩服一些人,那些在欢歌笑语中还能生态自若的貌似专心干活的人,真的,我特佩服,我咋就没有别人这种功力和涵养呢。“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看看咱是什么,“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操心”,我操那闲心干嘛你说。

我知道,我很不厚道,也曾把“门外猿声啼不住,两个妇联闹翻天”签名了一天以示噱头,有点背后戳人的阴险小人模样。但是我的心却不是阴暗的,我只是有些愤怒,也有些担忧,就像一屋子人歌舞升平的但是却忘了咱们是在一条海上飘着的船上,看不见前方的路那般。

PS. 其实QQ是个聊天的好方式,实在是不行了懒得敲字就下了班找个饭馆你拉上几个人往海里聊去都没人说您您说是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