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怒汉》只是一次投票而已


想飞就飞走吧,世界这么大,想留也可以留,一切都由你自己决定。这是最后那会儿那只小鸟的命运。很不错的命运,能够自己选择的命运。对于人来说,这恐怕就是奢侈的想法了。
这片子拍摄空间很小,十二个各式各样的人在一个老旧的会议室里,这有点像《这个男人来自地球》,像个话剧。十二个陪审员,不同职业,不同经历,不同的态度。一个来自车臣的男孩被控谋杀了自己的继父,他们需要做的只是有罪或无罪,庭审和证据都是有罪的,讨论开始的进程一如既往的一致,大家都赶着回家,都急于了断这个与自己毫不相关的案子。
大家本来都在聊些各自无关痛痒的话题,还有人赶着一个小时后的火车或约会。转折来自于研究员的故事,一个陌生人给予他的一丝关注,让他的生活发生了改变,他不希望草率的去决定一个孩子的命运。这是一个催化器。随后每个人的故事都带动了剧情的发展,以及有罪或无罪的举手比例变化,也隐喻着展示着俄罗斯的社会百态。
一个又一个的故事,让每个人都一点点的投入到这案子中来。越来越多的关注,也好像在一点点探索案件的真相,当最后一个故事诉说之后,事情最终变成了十二个无罪的举手。他们能做的也只是在那张陪审员的讨论桌上的举手而已,当谈到真正的凶手时,所有人包括那个楔子研究员无一例外的退却了,这只是一个正常人的勇气而已。
那个年轻人无罪释放了。我在想,如果没有饱满的故事情节碰撞着,如果没有研究员的一丝坚持和关注,这只是二十分钟就能结束的一场表决而已,而我们生活中这样的麻木又有多少呢。
多一些对陌生的关注,我想这是故事要告诉我们的。
其实,这只是一个表决而已,不管是审判别人还是审判自己,除了那个年轻人,什么都不会改变。生活本来就是悲观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