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六点半

没错,的确是六点半,也不是我发神经,只是空调制暖效果实在太差躺在沙发上要冻死不得已熬坐在电脑面前。冬天里熬夜到这个点,最渴望的其实是一碗浇点小麻油的肉丝面,然后再热水洗把脸泡个脚。

高考报名这个系统很掰人,掰得我一副咸蛋超人的模样,仅指眼睛部位。其实我也不想搞这等鸟事,这么折磨自己原因有二。其一,我有点个倔脾气,我不太相信搞不定技术范围内的事情,就像大冬天咬蹬个车绕个东湖只是为了证明自己还活着一般;其二,是我脸皮太薄,火气不好挑了个烫手的芋头也得咬着牙泪往嘴里吞那种,俺死不下脸来浪费粮食。

所以,现在也就咬牙挺着了,虽然挺到了凌晨六点半,但是,我却不知道倒下的钟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