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了

印象中好些年没有去医院了,的确不太喜欢那股消毒药水的味道,这是打小就留下的痕迹,妈妈每次回家都带着的这工作味道,让人总是想起冷冰冰的针头和手术刀。
在云南就有点小小感冒,回来后掰了一个星期不知啥时候终于慢慢加重了,周六硬是没法爬起来。脑袋里混混沌沌的像灌了铅水,身上却冷得要命,我知道肯定是发烧了,翻出被子出来在床上煨了一天。挣扎着起来煮了点粥炒个小菜给自己补充了点能量,到晚上实在掐不住了,翻出体温计量了倒吓了一跳39.4,不抵抗了,出门打车到医院去吊了两瓶,一番折腾倒是出了不少汗,感觉好多了。
本想给爸爸妈妈打个电话,想起日渐苍老的脸,这又恐怕是给他们徒增担忧和烦劳,还是自己解决为好,等身体好了再给他们简单汇报下为安。生病的时候人总特别容易需要一点关助,这也是种考验孤独承受力的事情。请假休息了三天,把汗透的内衣床单被套洗掉,每天拖着木头脑袋做饭打针吃药,也不想上网了,躺在床上看书成了唯一的消遣。
呵呵,按下不表了。病过了就会感觉人强大了一番,而令我伤感的却是后面的事情。
三天下来基本差不多好了,给家里打了个日常电话问候下父母,也顺路简单讲了下这事儿。果不其然的被叮嘱教育了一番,唯有诺诺应答之。
快结束的时候妈妈说,老头子前两个星期在家里摔了,手粉碎性骨折,现在也差不多固定好了。算一下时间正好是去旅游之前,但是走前的电话里她却只字未提,我知道她也是怕我担心,怕影响我的心情。
我们都这样小心翼翼的掩饰着身上的伤痛,都不想给对方增加一点的负担,这是最纯粹的亲情,但是我们却也都很难去说服对方的心里所思所想,这又是两代人所不同的生活之路。而我能做的,只是自己能力内的物质给与,而这却让我感到无比的干涩。
打完了这个电话,我在窗前里站了好久。我记得姥姥选择那样离开的那一天,我也是这样,无力而伤感,一个人在深夜出去哭了好久。

病了》有2条评论

  1. 看完这样的文字,就想回家了!
    这几天看耗子转的一篇文章,说中国人唯一不认可的成功--就是家庭的和睦,人生的平淡。心里一直在犹豫,我是不是应该回家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