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转眼天就凉了,昨天还套着短袖去洪山体育馆打了两个钟头的羽毛球,今天就感到了许些寒意,边等8路边吸了几口寒气,冬天要来了。

要走的时候被通知开会拟预算,不过对于这种应急的差事习惯了,可惜晚饭没有供应汉堡和鸡腿,仍旧是那腻味的金饭碗,呵呵。

躺在床上看书,顺路在电脑里开了一部电影制造一点声音,实在不太喜欢过于安静的读书,总要往耳朵里塞点什么,哪怕就算是一点点噪声。

比较喜欢老徐同志清澈散懒的劲儿,不过《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拍得过于刻意了,还是不太喜欢过于营造那么多的氛围来表达一种清淡而深刻的情感,也许举手投足的细小和真实平淡的环境更能表达出来。不过太喜欢这首曲子了,《琵琶语》要比电影本身更能让我沉入,拨动的琵琶声律好像能拨动人的心炫,但是能让你什么都不想,仿佛在恬静的怀抱里彻底的放松。

也许,是我们活得太累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