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处带着眼睛

天门算是最后建的几个市州网络中心了,上周末的时候接我们过去给看一下,实为指导其实也是接过去玩玩,用行政场上的一套说法就是联络一下感情,一年多没有去了,也就不好拒绝只好下去消受了。
虽然很愿意帮下面去解决一些实际问题,但是也不愿意这样去吃吃喝喝,不过身处其中也逃不出潜规则的约束,权当是给国家增加点GDP吧。


周六中午吃饭的时候被拉到了汉江边一个村子里,知道平时餐馆里面吃多了,特地拉到这里来尝尝山村野味,虽然没人说破,但是都心知肚明。不过这种地方偶尔可以怡情却不可再来了,从门外停着的小车来看,过来赔领导消费的人还不少。
这种招待免不了劝酒,天门电教馆的头儿刚换,也就劝得特别热情,在伤感情和伤身体的矛盾中终究没有拗过轮番轰炸,喝得有点多了,事后颇有些后悔。早已过了意气风发推杯换盏的年纪了,再喝多了就相当难受了,在有些时候我们还是要学会拒绝的。

天门的街道和仙桃很像,挺干净的,这里最出名的恐怕是陆羽(茶圣),记得前年来天门的时候去过陆羽公园转了转,和普通公园差不多,不过也好好了解了一下陆羽和茶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