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 2009年9月

2 篇文章

病了
印象中好些年没有去医院了,的确不太喜欢那股消毒药水的味道,这是打小就留下的痕迹,妈妈每次回家都带着的这工作味道,让人总是想起冷冰冰的针头和手术刀。 在云南就有点小小感冒,回来后掰了一个星期不知啥时候终于慢慢加重了,周六硬是没法爬起来。脑袋里混混沌沌的像灌了铅水,身上却冷得要命,我知道肯定是发烧了,翻出被子出来在床上煨了一天。挣扎着起来煮了点粥炒个小…
咱估计也就这样了
出生了,会笑了,断奶了,会跑了,上学了,会玩了,懂事了,初中了,恋爱了,失败了,有希望了,上高中了,想学习了,又失败了,逐渐绝望了,却上大学了,一切都好了,没有人管了,抽烟了,喝酒了,打架了,处分了,老实了,学不进去了,只好恋爱了,甜蜜了,同居了,第一次也没了,吵架了,又和好了,又吵架了,就分手了,转眼毕业了,立马傻眼了,好歹工作了,挣钱了,花完了…